2020-02-13

节度使制度--拖垮了大唐王朝

节度使制度--拖垮了大唐王朝

节度使,正名叫做经略节度大使。这种制度是只存在于中国最伟大的王朝之一的大唐王朝的专有政治制度,这种制度从唐朝初年开始实施后,一直伴随着唐王朝,见证了唐朝的兴旺、衰退、重整、挣扎、灭亡,最后和唐王朝一同覆灭。






节度使制度是让大唐中央集权逐渐分散,皇帝权威逐渐被削弱的集合政治军事为一体的地方治理制度,纵观整个唐王朝时期,帝国统治者主要面临三大困境,分别为:一、边患,二、宦官,三、节度使。最终边患没有消灭大唐,宦官只能废立皇帝,而节度使却可以藐视皇权,节度使是趴在大唐王朝身上一直贪婪的狼,挥之不去,永无休止地压榨着越来越虚弱的唐王朝,最终把大唐累死了。


唐王朝为什么要设计这种制度,又为何在看到地方尾大不掉之时没有即可宣布进行制度修正并进行重大调整?






一种制度的产生必然有其背后的历史原因。就节度使制度而言,帝国统治者设计这种制度的意图是为了在特定的区域、特定的时期、特定的军事背景之下,给予特定的个人临时性的在特定区域内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的统筹管理权力,目的是为了在军事上达成既定目的。


第一位节度使是薛讷,但是这个节度使只是诠释了节度使的意义,当时薛讷主要目标是征讨契丹和奚族,在权力上面,享有临时节制区域各军,统筹战略的意义。但是薛讷在征讨失败之后即可被削职为民。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节度使应该是贺拔延嗣--河西节度使。目标很明确,经营河西,确保丝路畅通,避免吐蕃和突厥勾结。




重点是这个人的背景很重要,他不是汉人,是敕勒人,是北方部族之一。


唐王朝开国时期涌现了大批的非汉族集团,甚至在整个大唐时期,唐王朝对于北方游牧部族有一种特别的偏好。


在河西地区任命一个游牧部族将领,大有以夷制夷的政治构想。这种偏好,在唐玄宗时期更为甚,安禄山、史思明是叛将,抵抗安史之乱首先想到的也是游牧部族将领---高句丽人--高仙芝、鲜卑族---封长青、突厥人----哥舒翰等人。在潼关守卫战中,依赖的全部都是游牧部族统帅。潼关之失,也跟少数民族密切相关---突厥人----火拔归仁。




可以看到,唐朝在节度使的任用上,胡人占据了很大的比例,以夷制夷的策略应该是主导这种偏好的主要出发点。这种出发点的意图是为了应对空前严峻的边疆环境。


唐王朝建立之后,面临突厥、契丹、高句丽、朝鲜半岛、吐蕃、南召等来自东北、北方、西北、河西、西南方向的全面边境压力,恰巧这个时候吐蕃很强大、突厥之后契丹、高车、柔然、回鹘各个都不弱。唐王朝的扩张野心在安史之乱之前,远远大于汉武帝时期,而且确实实实在在扩张了很大领土,对于河套地区、西域地区甚至远至葱岭以西的河中地区甚至克什米尔地区都发动了军事行动,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了实际的直接统治。




节度使顺应了应对周边种种边防危机的需要,节度使在权力上不受过多约束,可以集中精力在军事上采取进取措施。


但是,这种不太受到约束的权力的前提是主动的战争。从武则天开始之后,对外的战争逐渐陷入困境,在多个方向始终保持着拉锯状态,著名的恒罗斯之战失利是在751年,这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安史之乱开始后,则全面收缩,尤其是对河西、西域、河中地带甚至更远的克什米尔地区的经营全面退缩。


这种背景之下,安史之乱之后在没有对外扩张可能的情况之下,节度使理论上应该是要大量裁撤,加强中央权力,重新修整备战才符合逻辑,但是唐肃宗却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设置了越来越多的节度使。


820年唐王朝地图




首先,安史之乱结束的并不光鲜亮丽,反而甚至是在大量的妥协基础上结束了战争,这不利于肃清安史之乱流毒,也给后期的节度使给了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李怀仙、李宝臣是游牧部族,跟随安禄山叛乱失败后反而重新被任命为节度使,并且还是恒定易赵深冀等防患边疆、军事要冲的节度使。此后,安史之乱的余部依旧占据整个华北、山西地区大部分领土,中央王朝已经失去了对这些国土的实际有效的管理,这种情势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向山东、江淮地区蔓延开来,帝国的赋税、兵源、人口逐渐被节度使制度在瓦解,长安城在有唐一代,被多次攻破,大唐帝王,不少于4位帝王被迫逃离长安城。这在之前和之后的大一统王朝历史中都是绝无仅有的。


唐长安城




安史之乱开始于755年,但是余毒甚至一直到840年才算逐渐消除。河北、山西地区盘踞的各部落胡人实实在在和唐王朝斗争了90年左右时间,在这90年时间里,唐王朝即使帝王勤政,也不能彻底根除,最后的结果是,内地的各个节度使纷纷效仿,节度使开始世袭、开始内部传位继承。


抓丁




唐王朝中央政府能调动的资源越来越少,对节度使的控制力也越来越弱,即使是唐后期普遍认为大有作为的“大中之治”,其中大破北狄的人物依然是节度使张仲武,打破之后的所得,都是地方割据势力所有,中央王朝只是得了一个好的名声而已。而且这个时候节度使只要没有公开叛乱,传承关系已经是节度使自己说了算了。


这种状况跟春秋战国时期的周王室基本上相似了,但是节度使问鼎中原的也行更加膨胀,唐王朝时刻都在危险之中。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吃人狂魔黄巢起义了。黄巢起义之后,所有节度使应该属于狂欢状态,如同三国时期讨伐黄巾起义一般,以平乱为名,各自抓紧发展实力,历史惊人的相似,黄巢起义被镇压之后,李克用、朱温、李茂贞等节度使已经可以随意挟持皇帝,唐昭宗心有余而力不足,最终惨死于朱温之手。


大唐的兴旺,没有节度使制度什么事,大唐的衰亡,不得不说是得了节度使的病,病的根源是想再边境通过以夷制夷的方式维持中原稳定,结果得不偿失,越陷越深。


 节度使制度--拖垮了大唐王朝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节度使制度--拖垮了大唐王朝

Copyright © 2004-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020-611

邮箱:2789542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