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0

香江才子倪匡:我对爱情很专一,只是身体不专

香江才子倪匡:我对爱情很专一,只是身体不专一而已

说到亦舒,不得不提她那位大名鼎鼎的哥哥倪匡。


倪匡是香港文坛著名的作家,与蔡澜、金庸和古龙并称为 “香江四大才子”。


1957年,刚刚来到香港的倪匡由于前路渺茫,于是一边打散工一边撰写文章向报社投稿,开始了他的写作生涯。


他曾说道:我写作的动机,一是谋生;二是为兴趣;三是因为我没别的本事,写作是我唯一的谋生才能。


没有文艺理想,迫于现实压力,大胆开始创作的倪匡就这样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狠劲一头扎入了文坛,成为了职业作家。


倪匡先后用过七个笔名创作过不同类型的小说。


譬如用笔名“岳川”创作武侠小说,包括《女黑侠木兰花》、《浪子高达的故事》、《神仙手高飞的故事》以及《六指琴魔》等。


1963年他开始用笔名“卫斯理”写科幻小说,并且在《明报》副刊连载,已出版的《卫斯理》系列小说达140多本。


1960年代末,香港武侠片兴起,倪匡转而从事武侠剧本创作。十多年间,倪匡编写的电影剧本超过四百部,代表作有张彻导演的《独臂刀》。


纵观他的写作历程,他大概是曾经全香港写字最快的作家,也是涉猎最广泛的作家。


大概除了歌词与广告词之外,其他的文类他都写过,包括各类类型——武侠、推理、科幻、奇幻、奇情、散文、杂文、专栏、政论、电影剧本等。


如果不是他分不清楚「平上去入」四声,大概还会去承包歌曲的填词工作。


作为一个靠笔吃饭的职业作家,他可谓是极其的有职业素养。


他从不拖稿或欠稿,就算宿醉未醒或病了仍然照写,因为他认为这是一种责任。


很少有作家能保持这个纪录,也很少有作家能像他这样高产。


他有一个震惊写作圈的纪录:写作二十年不曾断过稿。


这是多强大的意志和自律,有这种坚持,无论他做什么或许都会有所成就。


牛牛游戏安卓版

不仅如此,他很有身为一个小说家的自觉。


他认为小说只分两种:好看的和不好看的。


好看的小说,一定要有丰富的情节和鲜活的人物。


小说倘若写得不好看,即使里面有再多的学问、道理或艺术价值都没用。


一名作家的责任,就是要写出让读者废寝忘餐的作品。


就这样,他凭借着日复一日的自律和对待写作敏锐的直觉,不仅靠一支笔让自己成为了众人皆知的才子,更成为了无数读者心中最会讲故事的人。


他的文章总是曲折而生动,充满着形形色色的奇思妙想,让人过目不忘,总是让人们沉浸在他的世界中流连忘返。


不过,比起倪匡在工作上和写作中的一丝不苟,在私底下,他十足是个放荡不羁、潇洒而又狂放的浪子。


他曾说:“炸金花游戏大厅做人最好就是醉生梦死。醉生,每天喝醉;梦死,在做梦的时候死去。这样过日子,多幸福。”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沉浸在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纸醉金迷的生活中不可自拔。


他认为人生在世,一定要及时行乐。


倪匡曾经谈及人生的三大爱好——烟、酒和女人。


意气风发的他曾经爱香烟,爱美酒,更爱美人。


不过,他却很早就结了婚。


倪匡初到香港在夜校读书的时候,认识了同班同学李果珍。


倪匡初见李果珍就“惊为天人”,而李果珍也对这个能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的同学深有好感。


两人认识一星期就同居,3个月就结婚了,那时候的倪匡23岁,李果珍才20岁。


婚后至尊炸金花下载,他们生了一子一女,女儿倪穗,儿子倪震。


但是,婚后他依旧放浪不羁,丝毫没有改变爱美人的喜好,仍旧四处沾花惹草。


可以说,曾经与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不计其数。


在某一个访问中,倪匡自爆当年每每赴台探望好友古龙,两人便一同住酒店,各自携女伴上房。


就连他的儿子都忍不住吐槽他道:“我爸45岁的时候,我15岁,常一个月没见过爸爸回家,我还不够资格像他呢。”


不仅如此,他经常说出一些惊世骇俗,在旁人看来有悖常理的话:


比如,男女之间的友情,都是不存在的,终极关系一定是性。


比如,男女之间之所以会互相吸引,完全是一种性的荷尔蒙在发生作用。男女在自然进化的发展中,就是为了繁殖下一代。看男女如何浪漫、缠绵,都只是为了达到性的目的。


比如,有些人精力旺盛,是天生下来播种的,叫他们怎么停得下来?我们年纪大了,配额用完了,就自然没有这种事,风流可以解释为玩得上档次,玩得高尚,吟诗作对也行,性行为也行,性行为是用来传宗接代的,无可厚非。用什么手段来达到这个目的,都可叫作风流,这是双方愿意的事,对方不愿意的情况下硬来,这才叫下流。


比如,说什么男女关系不正常,一般人认为的正常,是多数人依照一个方式去做罢了。少数人呢,只要他们自己喜欢,就是正常,不必少数服从多数。三妻四妾也是正常的。不过,在美国就不行了,再有钱,一个老婆分一半,被女人告到仆街为止。将来用什么方式恋爱,今天的我们没办法想象,也许我们看了会晕过去,就像一千年前的人看到我们今天的相爱,也会昏过去一样。


再比如,十五、六岁的中学生,对异性总有一种天生的好奇,但他们没有机会接触裸体女性。应该给他们近距离欣赏、近距离接触。否则在青春萌动期,他们没有地方发泄,只会轻薄女同学。很多事不应该限制,愈压抑,愈是反效果。


尤其是他的那句,“我对爱情很专一,思想、灵魂都非常专一,只是身体不专一而已”,更是让无数人大跌眼镜。


他的思想可谓是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似乎在他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忠诚和责任的概念。


好像他的世界唯有酒色财气,自由与快乐。


他似乎沉浸在一种毫无节制的享乐主义中不可自拔。


面对倪匡的流连花丛,身为妻子的李果珍也曾恼怒至极。她与倪匡吵过也闹过,一度想要放弃这段婚姻。


她也曾经与倪匡打趣说自己是他在外面包养的情妇,戏称这为“双城记”。


不过,她却一直没有完全放手与死心。


曾经有人问她为何不离开倪匡,她说道:“因为他真,他傻,他懂得哄老婆。”


多年的风流生活,倪匡一直完美的践行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平衡局面。


倪匡一直坚持着一半稿费给太太做家用,一半用作喝酒作乐。


夫妻两人用自己的行动,给“婚姻”这个词,下了一个全新的、特别的定义。


两人似乎在婚姻中的背叛与共处间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直到1992年,逐渐感到疲倦的李果珍感慨的对倪匡说道,她最怀念的时光,是两人刚刚结婚、身无分文的时候,那是夫妻两人最开心的时光。


不知是已过中年的倪匡玩累了,还是他明白了妻子的不容易,从此后他开始洗心革面,过上了一种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


他与妻子移民去了海外,戒了烟酒,也戒了女人,人生三大爱好尽数抛弃,却爱上了为妻子做饭。


两人居住在美国三藩市时,倪匡每天去菜场买食材,然后回家做大厨宅男,换着花样给太太做饭吃,他笑称这叫“喂饱饱的幸福”。


2014年,有位主持人在电视节目上问倪匡:“你这辈子,如果觉得对一个人有亏欠会是谁?”倪匡脱口而出:“我老婆!但我还债已经还了20多年,还没有还完,这辈子是还不完了,但愿有来生能接着还……”


不仅如此,他曾经在众人面前向妻子李果珍献唱情歌,夸赞她早已满脸皱纹的容貌;他也自爆两人如今还会牵着手入睡,否则他会睡不着……


曾有媒体拍到夫妻两人外出吃饭,倪匡还会贴心的为李果珍剥蟹壳,不时还会亲昵地摸一摸妻子的头发,仿佛热恋中的小情侣。


一生放荡不羁、流连花丛、钟爱美人的倪匡,到了老年时,居然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爱妻狂魔,这真是让人感慨。


不过,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浪子回头吧。


倪匡这位才高八斗的才子、流连花丛的浪子,在阅尽浮华后,终究还是回到了妻子的身边。


虽有遗憾,但这也算得上一个美好而又温馨的结局。


 香江才子倪匡:我对爱情很专一,只是身体不专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香江才子倪匡:我对爱情很专一,只是身体不专

Copyright © 2002-2019 清泰棋牌游戏app下载_神来棋牌app娱乐游戏下载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45892号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6-020-611

邮箱:27895423@qq.com